快訊
特別冤枉的幾款SUV,實力不錯,最低10多萬,卻無人問津
43分鐘前
香港4家電訊商投得5G頻譜總使用費逾10億港元
45分鐘前
楊嘉壹:10.15炒黃金虧損冥思苦想不知問題所在?如下病根就是隱隱禍患!
46分鐘前
海外華文媒體聚焦湖北“新戰略新發展新成就”
46分鐘前
秦梓昕:現貨黃金投資中的“四面俱到”,新手散戶們如何進行投資?
49分鐘前
劉論鑫:醒醒吧!炒黃金這樣的你是賺不到錢的!要改變了
50分鐘前
劉敬燦:黃金投資新手想要入門,你具備合格的心態嗎
50分鐘前
幣圈雅典娜:10月15日多空勢能無力,行情持續震蕩
51分鐘前
清醒吧!貴州國際商品交易中心黑幕曝光!虧損怎么辦?
51分鐘前
如今互聯網汽車都能點星巴克了全新名爵ZS斑馬智行3.0系統城會玩
51分鐘前
《魔獸爭霸III:重制版》惡魔角色模型前瞻
53分鐘前
《戰紋》公布免費DLC“雙重麻煩”適用所有平臺
53分鐘前
國際盲人節:訊飛輸入法攜明星發起和我一起看見公益行動
55分鐘前
來康科技攜智慧健康高端成果,亮相2019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
55分鐘前
徹底要涼:《絕地求生》2019年玩家數量跌了37%
55分鐘前
從“中國制造”走向“中國設計”:法雷奧武漢技術中心二期完成擴建
58分鐘前
抖音海外布局加速:進軍硅谷高薪挖Facebook員工
59分鐘前
字節跳動教育硬件業務曝光已打磨半年稱要為教育做點“硬貨”
1小時前
期市午評:避險情緒重燃貴金屬領漲黑色系、能化類全面下跌
1小時前

李國慶和俞渝為什么還不離婚

盒飯財經 2019-10-11 10:40:27

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: 盒飯財經(ID:daxiongfan),作者:姚赟

在記者說到“感覺像一根刺一樣”后,李國慶否認到“不是一根刺”。隨后,拿起桌上的水杯轉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鏡頭里,李國慶出乎意料的動作一氣呵成,坐在李國慶對面的記者,下意識地縮著肩膀往后躲了躲。在一個商業訪談節目中,濺出的水花、成為碎片的玻璃杯,像是使用了慢鏡頭,令人印象深刻。

這數十秒成為這次訪談中傳播最為廣泛的片段,朋友圈和各大媒體平臺到處可見外,還有人將李國慶摔杯的動作做成了循環的動圖。

但“摔杯”只是一個信號和標志性的存在。

摸著鼻子,深吸了一口氣,停頓了數秒后,李國慶雙眼看向斜上方,重復著那句“不是刺。”

吐出那口深吸了的氣后,李國慶進入了回憶模式,“她從來過去說,為了鼓勵我戰斗,說,沒我俞渝可以有當當,沒你李國慶就沒有當當。她也從來說,幾年前說,咱倆有一天如果不能在一起生活,那么你拿大頭,我拿小頭。我說,不,五五開。她說三七也行,我四也行你六也行。我說,那干嘛,當然你是史上最貴的CFO。我說,也不對,你什么都不干,你是我老婆,也該拿一半。”

李國慶用這些略微混亂的描述,向記者復述著兩口子曾經的對話。

“怎么突然就變臉了呢?干嘛用這么陰謀詭計的方式呢?”在說到這句話時,語速逐漸變得不那么連貫了,停頓中,語調也從剛才鏗鏘有力的反問句,逐漸變成了一句疑問句。

沉靜了數月后,李國慶再次因為“控訴老婆俞渝”上了熱搜。10月10日,李國慶接受騰訊新聞《進擊的夢想家》采訪視頻上線。#李國慶訪談中怒摔水杯#、#李國慶與俞渝已分居#等話題沖上微博熱搜榜。

李國慶和俞渝之間的分歧、不和,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。指名道姓地在公開場合數次吵架,卻還能繼續維持著這段婚姻,卻是一件讓人十分費解的事。“他倆為什么還不離婚”“還沒離婚也是奇葩”,但凡李國慶出來控訴俞渝一次,便就會收到一波這樣的驚嘆和疑問。

“如果你是孫中山,我就是宋慶齡”

李國慶和俞渝,曾經也愛過。

陪他一起創業的前女友甩下一句“在垃圾上跳舞”后,與李國慶正式分道揚鑣。

1996年,李國慶心里憋著一股氣:我就要在垃圾上開出燦爛的花朵!帶著“擔任跨國公司中國首席代表,坐著高級車在國貿頂層辦公”的夢想,他遠赴美國尋找機會。

4月,時任北京科文實業集團董事長的李國慶帶隊到美國哥倫比亞州考察,在飯局上邂逅了比他小一歲的俞渝,兩人交談甚歡,可以說是一見鐘情。

回憶第一次見面的感覺,俞渝說:“不知道為什么,我想起了電影《廬山戀》里的郭凱敏,他是那種聰明、有主見的小伙子。我給他講如何融資,他認真地用筆記下來,我一看就樂了。”那張筆記紙,李國慶保存至今:“當時俞渝談吐中顯示出的才學與見識,震撼了我,只覺得她真是一個才女。”

通過兩人創業成功后接受采訪描述中拼湊得出的信息來看,這里“一見鐘情”還隱藏了“一拍即合”的意思。

1996年,俞渝覺得自己個人的危機,就是過了30歲還未成家,也沒有一個伴侶。

俞渝回憶,“李國慶就老是來找我,然后我們就開始約會了。后來他先提出來結婚,我覺得挺自然的,和他呆在一起挺踏實的、挺舒服的、挺好的。我那時候也很想結婚,我想要個家了。我甚至覺得結婚的對象是誰并不重要,結婚的時間很重要。誰在你很想結婚的時間出現,基本上就是他了。”

比俞渝大一歲的李國慶就這么出現了。而此時的李國慶,在經歷了6段感情后,正“預謀娶個海歸”。

2014年,李國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公開傳達了“預謀娶個海歸”的想法:“我是預謀要娶個海歸的,1987年大學畢業后,我們家6個孩子我最小,所以我父母年齡都很大了,很大,然后我母親身體又不好,我就放棄了出國留學,所以我有一段就覺得是空虛,老覺得沒有海外生活經驗,現在海歸我就特別向往,但自己又做不到。”

等待回國海歸不成,李國慶前往美國:“東看看西看看,波士頓、紐約那么談,這時候碰上了俞渝了。”

微信圖片_20191011103525.jpg

一切水到渠成,兩人不到3個月就閃電結婚了,結婚3個月后懷孕。

相識之初,俞渝曾對李國慶說:“國慶,你是我命里要輔佐的那個人,如果你是孫中山,我就是宋慶齡。”

在后來的采訪中,俞渝也提到了這一點:“李國慶成為我丈夫,和我在一起做事,他身上有很多吸引我,他有很多讓我崇拜地方。”

“能堅持到現在,我也算個奇葩”

兒子出生后,俞渝在紐約邊工作邊帶兒子,實在熬不住,才回到闊別十幾年的北京,跟李國慶一起創業。

某次,俞渝去西單圖書大廈買書,結果找書找得暈頭轉向,她想到了自己在美國上“亞馬遜網上書店”購書的體驗,覺得如果在中國也辦一家網上書店,一定能夠給讀者帶來便利。

創業夫妻檔,與其他普通夫婦的主要區別,便是多了一重身份——夫妻之外還是工作上的合伙人,合伙人身份中也會摻雜著夫妻的感情。

不提普通夫妻間的矛盾和沖突,俞渝和李國慶身上的兩重身份,代表著兩重關系,也意味著更多的分歧、矛盾和沖突。

楊瀾曾在節目夸贊了俞渝和李國慶共同下海創業的美談,但俞渝略微思索了下,講了一個建議:“很多時候有人讓我給創業者建議,嗯,我的建議就是不要夫妻倆人一起創業。”

創業后,夫妻倆人的經常有爭執,但各自秉持一個原則——不在家里吵。“冷暴力和熱暴力一樣可惡,爭執最嚴的一次,曾經離開北京,在紐約待了一個多月,就是很生氣,不想見到李國慶。”時隔多年,俞渝說完后,還重復了下“很生氣”。

離家一個多月后,紐約的一個朋友去看俞渝,問她,“你離開家多長時間了?你在干什么,你必須馬上回家,你要面對你的責任,你要面對現實,你不能任性。有些事你可以任性,這件事情上你不能任性。”

“那時我孩子還挺小的,就決定回來了” 俞渝停頓了一會,又加了句“溜溜地回來了。”對于沒有解決問題,只是為了孩子的回歸,這是一種妥協而已。

逐年累積中,2013年,分歧與不和浮出了水面。

“李國慶想創業,我當時就是‘陪太子讀書’,我是一個執行力超強的人,我也是思維很縝密的人。做企業和過日子是不一樣的,做企業的時候,任何兩個有思想的人就會有不同的想法,就會有很多的沖突,但是你帶著這些沖突回到家,我是接著沖突還是不沖突?我要不繼續沖突,我會覺得我自己很虛偽,我要繼續沖突,日子就沒法過了。”

2013年5月18日,在當年的“中國商界木蘭年會”上,俞渝在對話中稱,千萬不要和自己的配偶創業,并笑稱自己能和李國慶的婚姻堅持到現在,“自己也算個奇葩”。

婚姻與創業并行,這道難上加難的題目,兩個高材生也沒給出完美的答案。甚至走到如今,李國慶也未將夫妻和創業伙伴這兩重關系剝離開。

“摔杯”的訪談中,李國慶也明確表示,對寫了“逼宮信”的副總和高管并沒有什么怨恨,但對俞渝卻難以原諒:“明明有那么多方式,為什么要選擇陰謀詭計?”

與李國慶不同的是,面對外界對二人關系好奇和追問,俞渝的回答也并不出格。

李國慶在微博上口無遮攔高調發表各種意見,還“大戰大摩女”,但這樣的表現,對外的立場上,俞渝一直站在自己丈夫的一邊,她對自己丈夫的評價是:“李國慶就是一個性情中人,比較二的一個人。”

二人的分歧和沖突,也被描述為專業上無對錯的分歧:“創業這十幾年,我跟李國慶在公司發展上會有很多沖突和分歧,但發展是硬道理,該妥協的時候,會彼此妥協。當然,我們的‘吵架’就像是記者和編輯吵架,編輯和總編吵架,都是正常的工作分歧。”

其中,最大的沖突和矛盾點應該就是對當當未來的規劃上。李國慶曾自曝,每當自己想做大的時候,俞渝都會想把當當賣了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1103530.jpg

企查查顯示,從當當歷年的融資歷程來看,共經歷了5次。分別是2000年,軟銀中國資本、IDG資本的600萬美元的A輪;2004年,Tiger Global Management,1100萬美元的B輪;2006年7月,華登國際、IDG資本、Altos Ventures、DCM資本2700萬美元的C輪;2010年的IPO,以及2018年的并購。

一家互聯網公司,從成立到IPO,再到并購,這樣的融資節奏中,透露中對資本的克制。

“這公司沒俞渝,會比現在好10倍”

值得欣慰的是,至少這對夫妻在反對夫妻店這件事上,兩人的態度非常一致。

近期的控訴中,還有李國慶還自曝被老婆俞渝踢出局,細數“驅逐”三步曲:股權變更、逼走副總、再加逼宮信。

李國慶口中的第一步股權變更,與兒子有關,“當年在美國上市的時候,管理層的占股是 32%,其中我27.5%,俞渝5%。后來,當當私有化的時候,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變成了五比五。后來俞渝建議雙方各自拿一半股權給兒子,并代持了兒子手上的所有股權,最后俞渝持股64%,李國慶27.5%”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1103533.jpg

企查查數據顯示,當當的核心人員僅有兩人:董事長兼CEO俞渝,以及跨境電商事業部總經理田沛剛。

“我和俞渝性格都很強勢,不像有的夫妻店那樣,有一方是主導。”李國慶也曾提到夫妻店問題,“也許早期夫妻店治理結構挺好,抵擋了各種算計,來自資本,來自合伙人,但是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,一定要結束夫妻店治理”。

本次“摔杯”的采訪中,記者問到談到夫妻店的各種弊端時,李國慶用家務瑣事闡述了創業對生活的影響,“俞渝就在就在紐約給我做過一頓飯,認識二十多年就沒給我做過飯,當然也沒給我洗過襪子。不過,都是保姆洗,保姆請假司機上。”

這樣的言論,一如既往遭到了輿論“俞渝真是好脾氣啊,還沒跟他離”的調侃。

2019年2月20日,李國慶如愿徹底結束了夫妻店治理——發布公開信,宣布離開當當。而當當這家互聯網中的最后一家“夫妻檔”,正式下線。

在這之前,有媒體報道李國慶數次提出離開,但未成功。

劉強東案件為李國慶制造了離開的“轉機”。

2018年12月下旬,劉強東性侵案在美國免于被起訴,當天在微博發布了一條相關的說明微博。李國慶快速跟上,轉發留言表示:1.非性侵,只是婚外性,對股東和員工談不上傷害。2.非婚外情,只是性,對老婆傷害低。3.非嫖娼,對社會風氣負面影響低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1103535.jpg

將出軌劃為“三六九等”后,遭到了輿論的質疑和官方的批評。第二天,當當官網微博果斷發布一篇信息量巨大的聲明。

聲明中透露了三個信息:1.李國慶只是當當的聯合創始人,離開管理層、決策層已經有一段時間。2.不允許李國慶在個人社交平臺繼續使用當當的logo。3.李國慶把婚外情分成三六九等,打上無聊的標簽,把自己的婚前行為,搬出來嘚瑟,美曰分享,當當強烈譴責李國慶的此番言論。

 微信圖片_20191011103540.jpg

在這份官方的聲明中,在讀到第三條信息的表述,感受到了俞渝的個人情緒——尷尬和憤怒。

2019年上半年,李國慶帶著自己的新項目,高調接受了多家媒體的采訪。每次采訪都會曝出一些與俞渝相關的“獨家猛料”:李國慶是如何離開的當當的?李國慶離開當當,是因為被俞渝一腳踢開?俞渝用陰謀詭計逼得李國慶離開?

李國慶曝出的所有“獨家猛料”,都需要帶個問號。不僅是因為只有一方的言論,哪怕俞渝來了,也需要帶個疑問。

有意思的是,夫妻吵架,為何每次爆猛料的卻都是丈夫?“摔杯”之后,李國慶還回家還怎樣面對俞渝?

他倆為什么還不離婚?可能要感謝“夫妻檔”——夫妻檔讓本來簡單的工作和利益關系變得不那么純粹,也讓原本復雜錯亂卻纖弱的絲線上,鍍了一層金。

4年前,李國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,“當當年銷售額100億美金的時候,我就該辭職了,我的局限性可能就束縛了它更大的發展。”

2019年7月,李國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拿出了李斌的觀點:“蔚來汽車李斌曾經在當當前身干過,他跟俞渝打過交道,是我們當當前身的總經理。十多年過去,他的觀點至今沒變:這公司沒俞渝,會比現在好10倍。”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)


相關文章

正在加載......
北京快乐8在线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