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訊
特別冤枉的幾款SUV,實力不錯,最低10多萬,卻無人問津
23分鐘前
香港4家電訊商投得5G頻譜總使用費逾10億港元
25分鐘前
楊嘉壹:10.15炒黃金虧損冥思苦想不知問題所在?如下病根就是隱隱禍患!
26分鐘前
海外華文媒體聚焦湖北“新戰略新發展新成就”
26分鐘前
秦梓昕:現貨黃金投資中的“四面俱到”,新手散戶們如何進行投資?
29分鐘前
劉論鑫:醒醒吧!炒黃金這樣的你是賺不到錢的!要改變了
30分鐘前
劉敬燦:黃金投資新手想要入門,你具備合格的心態嗎
30分鐘前
幣圈雅典娜:10月15日多空勢能無力,行情持續震蕩
31分鐘前
清醒吧!貴州國際商品交易中心黑幕曝光!虧損怎么辦?
31分鐘前
如今互聯網汽車都能點星巴克了全新名爵ZS斑馬智行3.0系統城會玩
31分鐘前
《魔獸爭霸III:重制版》惡魔角色模型前瞻
33分鐘前
《戰紋》公布免費DLC“雙重麻煩”適用所有平臺
33分鐘前
國際盲人節:訊飛輸入法攜明星發起和我一起看見公益行動
35分鐘前
來康科技攜智慧健康高端成果,亮相2019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
35分鐘前
徹底要涼:《絕地求生》2019年玩家數量跌了37%
35分鐘前
從“中國制造”走向“中國設計”:法雷奧武漢技術中心二期完成擴建
38分鐘前
抖音海外布局加速:進軍硅谷高薪挖Facebook員工
39分鐘前
字節跳動教育硬件業務曝光已打磨半年稱要為教育做點“硬貨”
40分鐘前
期市午評:避險情緒重燃貴金屬領漲黑色系、能化類全面下跌
43分鐘前

他們「失去」NBA的132個小時

三聲 2019-10-11 14:18:33

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:三聲(ID:tosansheng),作者 :周亞波

“徹底失去NBA的那一天真正到來?我是沒有辦法想象的。”小盒嘆了口氣,風波到來,他害怕最壞結局的發生,卻沒有人告訴他應該怎么辦。

和相當多的同齡人一樣,小盒在中學時代因姚明開始看籃球,開始看NBA,也逐漸沉迷其中,鉆研其里。大學畢業后,小盒選擇當一名以撰寫籃球資訊為生的媒體人,成為了不折不扣的“從業者”。工作之外,小盒還業余經營著自己的微信公眾號寫NBA,粉絲不少不多,倒也樂在其中。

從10月5日上午開始,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社交網絡上的不當言論開始持續發酵,聒噪而狂熱的氛圍在太平洋兩岸交替升級。隨后,在NBA官方“言論自由”大旗的注解之后,事態逐漸轉向失控,央視、人民日報開始發聲,轉播暫停,各大贊助商中止與NBA合作。

編輯完最新的推送稿,小盒頹然地按下了發送鍵,并木訥地將鏈接分享到幾個微信群。

風暴來得如此之快。以致于處于風暴眼的原生球迷,面對這幾天的過程意味著什么,還有幾分恍惚。

“就是有一種被辜負的感覺。”阿晨的留言在虎撲論壇獲得了不少的“點亮”,其實在按下發送鍵之前,作為多年的火箭隊“擁躉”,一個剛剛開學不久的大學生,阿晨本來碼下了大段大段的感想,想了半天,還是默默退格。

精神損失似乎不可避免,有人的損失也不僅在精神層面。

作為某品牌贊助商PR供應商客戶經理,大勇10月6日這天的下午一刻沒有停止過電話和微信語音。當晚,兩句話的“中止合作聲明”在甲方的反復審議后最終定稿,在點下微博發送鍵時,大勇并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10月9日,上海東方體育中心門可羅雀。按原計劃,這個夜晚,這里本該充滿了來“朝見”NBA球星、與偶像相見的球迷。當天下午,活動還是意料之中被取消,聲明開頭寫著,“鑒于NBA聯盟所屬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莫雷日前發表的不當言論和NBA總裁蕭華的不當表態”。

被裹挾的多方,都不可避免地參與到了這場風暴當中。人們逐漸知道了它遲早會來的本質,也預知了它遲早會淡去的未來。但執行了時間的解法之后,會留下怎樣程度的創傷,還能否修復,該如何修復,沒有人能回答。

01 | “NBA幾乎像一個中國聯賽”

一大鴻溝在于,起初,有些人并不認為這是一件大事。而當一些事實的擺上臺面的時候,它已經再也無法成為一件小事。

5日上午,剛好輪到小盒值班。在這個行業,小盒早已經習慣了沒有假期的生活,“就是輪班嘛,別人上班的時候你也有可能在休息。”小盒這樣描述自己很多年來的工作,“不算累,最關鍵的是,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,總是幸福的。”

莫雷社交網絡的更新,最開始沒有讓小盒有太大的反應。他和同事機械地撰寫完快訊,然后搖頭表示不解。對于莫雷,他們不能更了解,這名“NBA明星經理”為何要一反商業邏輯,在個人社交賬號上表達這般訴求,有些難以捉摸。

不可理解。這是幾乎是小盒和其他從業者在時間最初的第一反應,至于事態的嚴重性,并不是他們第一時間可以想到的。

小盒深知,NBA和中國籃球的聯系,緊密到很多人難以想象:任何一個稍微資深一點的籃球迷,都可以輕而易舉地說出前NBA 總裁大衛-斯特恩在央視大樓等了數個小時,只為免費提供NBA轉播、只獲得微薄贊助權益的陳年往事。

一系列的數據,佐證著海外市場,尤其是中國市場,如何讓NBA成為今天的商業聯盟巨艦,如何有了如今的影響力和成就。若干NBA球隊的老板都鮮明地表示過,中國市場對自己的球隊有多么重要。明尼蘇達森林狼老板泰勒曾經公開表示:“我和中國的關系對于我個人而言同樣非常重要。只要能夠推動中國生意的發展,我們都愿意嘗試。”

微信圖片_20191011141323.jpg

以火箭為首的NBA球隊無比重視中國市場

“不夸張地講,NBA有時幾乎像一個中國聯賽。”小盒說,“每年春節階段的比賽,你都能從NBA絕大多數球隊的主場感受到中國紅。他們做文字特效、做廣告海報、拍拜年視頻。在有些老美看來,甚至有些過于討好。”

就在“出事”的前幾天,休斯敦火箭的主場豐田中心,還在友誼賽廣告欄打出了“休斯敦火箭隊恭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。”

數日后,滄海桑田。莫雷的發聲、二次表態,NBA官方的兩次聲明,都成為了情緒的遞進點。中文輿論這邊,起初的“不道歉就不看火箭隊”,迅速上升到了對整個NBA價值的重新評估。

央視發聲過后,小盒所在的媒體,也通過聲明,表示“暫停NBA季前賽的跟進報道”,盡管偌大的頁面下,紛繁的新聞和視頻仍在,無法消除。

“其實表面上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大的變化,但是整個氣氛是真的不一樣了。”小盒說。

事情發聲的第二天,小盒的領導從十一假期中提前回歸,開始坐班,整個部門隨之進入了繃緊的狀態,任何報道內容都要經過審慎揣度。小盒的自營公眾號這邊,一家與贊助NBA中國品牌前幾天還來洽談“合作稿”事宜,也不了了之。

小盒的腦海中擔憂的念頭開始增多。盡管這一切看上去源自一個人的“禍從口出”,但如果真正這樣發展下去、抵制下去,或許像小盒這樣的中下層從業者,似乎都有可能面臨失業。

“我總覺得,總不至于真下崗吧。”小盒笑了笑,“確實也有想過這個問題,也看了一些討論,比如有人就說‘這幫人如果離了NBA就干不別的活兒,說明也挺沒用的。’還挺戳我的。可能就是在說我吧,除了這一行我能做什么,還真沒想過。”

02 | “國家面前無籃球”

以阿晨的年齡,他沒有太多機會認真看姚明的球。在他看來,籃球市場的全球性,似乎是理所應當的事情,但作為年輕一代,他又第一次感受到了隔岸的傲慢。

“我的情緒一下子就被點燃了,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吧。”阿晨所說的“一樣”,大抵是和他一樣的虎撲火箭區球迷。阿晨透露,很多虎撲火箭專區的“眼熟ID”都表示,自己看了十幾年了,這次是真的從失望到憤怒,被傷害到感情了,也“不會再看了”。

阿晨分享了一個帖子:一個球迷展示著自己的紋身,發帖詢問“這下應該怎么辦”。評論支招:你在下面寫上“2002-2011”吧。

2002年,休斯敦火箭隊在NBA選秀中用“狀元簽”選中姚明;2011年,姚明因傷退役。在自己的9年NBA職業生涯中,姚明只效力過火箭一支球隊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1141327.jpg

莫雷在姚明退役儀式上

阿晨比小盒要小幾歲,他自己介紹,姚明的巔峰時期,自己年齡還很小。不過,就算如此,阿晨在選擇NBA主隊的時候,還是選擇了火箭隊。

“就算我沒有看過姚明在火箭隊打球,我也會選擇火箭隊的吧。有時候就感覺,火箭隊才是‘中國人指定支持的球隊’一樣。”阿晨突然笑了笑。

阿晨所言也沒有過于夸張,數據統計表明,在姚明為火箭效力的9年內,火箭的球隊價值翻了一倍,為姚明而來的中國贊助商踏破門檻,前老板亞歷山大曾經是NBA最窮的老板之一,但在2017年出售球隊時,他賣出了22億美元的高價。

微信圖片_20191011141331.jpg

姚明曾是NBA打通中國市場的金鑰匙

如小盒所提及,在NBA對中國市場的親近中,火箭所扮演的,無疑是排頭兵。

所以今日,阿晨和他的小伙伴們才有了被辜負的感覺。

“那句話怎么講來著,‘我本將心……’。對吧?”阿晨搖頭,自己這么多年的復出,就算投資的金錢不算多,投入的時間和感情總是無價的。這時候來這一出,到現在都還恍惚著。

顯然,NBA官方兩封看似誠懇的公開信,并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,甚至得罪了兩邊。在“對中國人民感到抱歉,雖然莫雷有言論自由的權利”的說辭下,英文社交網絡主流的反饋是不能容忍“為了利益向中國低頭”,而在中文社交網絡,則充滿了對“言論自由”邊界不明的憤懣。

“在中國,有6億人口看NBA,比美國還要多2億,人家伸手喂你,你這是咬他們的手。”姚明的前隊友,“老貓”莫布里在一檔電視節目當中表示。只是,這樣的聲音在近日的美國媒體當中占極少數。更多的聲音,仍是對莫雷“言論自由權利”的支持。

這是似乎是美利堅的至高信條,高于許多東西。而正是這種堅持,徹底惹怒了語境不同的大洋彼岸。

2014年,前快船老板斯特林曾因私下談話中的種族歧視用語,被處以巨額罰款,終身“禁籃”,并被迫出售球隊。所以,當時的主事者亞當-蕭華在面對同樣傷害一大群人感情的公開言論時,展開“言論自由”的旗幟,在中國所造成的輿論反饋可想而知。

于是,情緒、觀點、段子開始整個中文互聯網發酵,也連帶到了兩端民間毫無友好和誠意的民間交鋒中。籃球,這一應為帶來快樂和激情的“game”,成為了一場意識形態交鋒的“battle”戰場。

“國家和NBA二選一的話,我還是會堅定選擇國家的。國家面前無籃球。”從阿晨的眼中,你可以讀到這一代人獨有的篤定,沒有解釋,也沒有猶豫。

在博弈對局復雜化的當口,誰也沒想到,看似融洽的籃球文化交流背后,能掀起這樣一場風暴。

03 | “好像大家已經不會各退一步了”

10月10日晚,NBA季前賽、中國賽上海站的比賽還是如期打響。兩天前,一些巨幅廣告曾陸續被撤下,9日的“球迷之夜”被取消時,社交網絡和論壇上還是一片叫好的聲音。

但到了10日,互聯網輿論場,關于球迷們該不該去現場的討論乃至爭執,也同樣如約上演。

當一些球迷不想選擇放棄觀看時,一些內部抨擊的聲浪大了起來。“丟人”、“軟骨頭”、“還不如飯圈女孩立場堅定”的聲音不絕于耳,盡管也有“買票時不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”的“理智”聲音穿插其中。

大勇是一家公關公司的客戶經理,服務的項目是一家NBA中國贊助商的社交媒體。NBA中國賽到來,大勇本以為要連續加班兩晚,但在6號幫甲方擬好聲明發布過后,大勇這兩天都早早下班,甚至有些“無事可做”。

品牌的廣告早已經撤下,甲方在發布聲明、強調與NBA割席之后,也沒有向大勇發布任何指令要求。在看到一眾宣布退出中國賽商業活動明星和企業的聲明中,大勇從最簡單直截的層面,感受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對大勇所在的公關公司而言,這家品牌的NBA項目本還算不錯,投放方便,流量高,抵達人群精準,利潤也還不錯。

“別人中止,你也得中止,一幫人看著你呢。”大勇悻悻地回憶起10月6日,也就是莫雷的發聲后的第二天下午,自己被打亂的旅行計劃,“別的贊助商發聲明了,你不發也得發,不發就是賣國求榮。”他并沒有回答,這句話是出自自己還是出自甲方口中。但看得出,他相信這樣的說法。

據大勇所說,那一天晚上發聲之前,自己管理的藍V賬號,就收到了上百條私信。

當時,大勇正在陪著一大家人,在漓江的游輪上。甲方的電話和微信語音就沒有停過,船到陽朔,大勇便一頭扎進了房間,打開了電腦,一分鐘也沒有踏上過西街。

“我沒有辦法向我丈人丈母娘解釋發生了什么,我只能說這很重要。”大勇苦笑。面對未來可能的損失,大勇倒是比較釋然。“這項目要真停了,頂多少點獎金吧,就利潤少點唄。甲方有什么損失?他們怎么辦?那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但聊起NBA時,大勇卻忽然起了勁頭。這個出生于80年代尾巴的東北漢子,其實不是沒有受過NBA大潮的影響,“姚明、科比、艾弗森,誰不認識呢?”據他自己介紹,上學的時候,幾乎班里每一個男生床頭都會有NBA球星的海報,也包括自己,哪怕自己并不看籃球。

這一行流動性很大,大勇干這份工作也并不長,但NBA的這些球星,還是讓他感到親切,用他的話講,這是一種“年輕的感覺”,哪怕感覺自己已經青春不再了,都能從自己拿到的一些物料當中,獲得一些“少年感”。

“老實說,還是不希望就這么沒了。籃球多好啊。”大勇陷入了沉思,似乎自己都很難相信這種話出自自己,“就感覺現在有什么東西失去平衡了,我們也是,美國人也是。就好像,大家已經不會‘各退一步’了。”

“當然,領土問題還是不能退步的啊。”大勇突然警惕。

04 | 船,岸,錨

美國一方的討論熱度也仍未消散。CNN的主頁上,掛著一篇“NBA正處于必輸局面(no-win situation)” 的評論文章。

類似的評論也指出,無論是失去占據了10%比重的中國市場,還是動搖北美本土市場,NBA都必然會在這場風波中成為輸家。

自風波開始,從哈登、維斯布魯克等球星,到籃網老板蔡崇信,到NBA官方,都似乎在努力扭轉這種偏離,但到最后,又似乎都在收獲著無力感。

NBA在被重新定義。或者它本來如此,只是在被大洋彼岸重新認知。這一有著全球化外殼的商業聯盟,從組織架構到權利分配再到運行機制,都高度與政治掛鉤的美國商業聯盟,其價值觀的向心力,與文化輸出色彩,第一次在中國市場面前真正展現,也第一次與某種信念正面交鋒。

在最開始聲明“表示道歉、我們愛中國”的詹姆斯·哈登,也逐漸在本土輿論的壓力下,強調“支持蕭華,支持言論自由。”有時,背叛感因此而來;有時,也能體會到身處其中主體的無奈。

中文官媒卻也在尋找某種平衡,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社交網絡上表示,“咱們不能學美國,兩國一發生摩擦,就把政治正確的尺子拿出來,度量每一句話和每一個行為。” “有些重要的平臺暫停播出NBA季前賽,有其正當考慮,是對的。但停止與NBA合作無需成為一種風潮。”

微信圖片_20191011141339.jpg

仍有球迷等待著自己的偶像

作為被侵犯的一方,我們的聲音和憤怒必須被感受,但同時,在“需要讓對方付出代價”的應對方式上,也有著鮮明的不可控性。誰也不希望野馬脫韁,但輿論如“野馬”本身的烈性,又在時刻沖擊著本來就劍拔弩張的人群,撕裂著可供解決問題的時空跨度。

“失去”NBA的這五天半、共132個小時,如同一場風暴。

風暴前,阿晨也許看過小盒的文章,小盒或許和大勇有過合作,大勇撰寫的文案,或許就面向阿晨。他們曾經因NBA產生連結,現在,他們都成了孤島。

在風暴中,人們或出擊、或自守,或激昂、或擔憂。但似乎,沒有人能夠從中攫取利益,沒有人愿意這種妥善而美好的體育文化交流就此中止,但也沒有人愿意放棄自己可供眾人展覽的“原則”。

命運已然產生拐點,答案卻在風中飄:自從那條眾所周知的社交網絡動態開始,NBA與中國市場的關系,宛如靠岸停穩的船又突然被卸下了錨,狂風在分離船和岸,波紋在挽救岸和船。

你已經分不清雙方如何對應船和岸。分不清誰是狂風吹過的岸,誰是傷痕累累的船。

特別聲明: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。(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)


相關文章

正在加載......
北京快乐8在线开奖